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綴吧:雖然媽媽承諾別離時不會哭

事實上,我在看見這部電影名稱前並未看過任何相關的宣傳,只有印象中聽過本次的監督岡田麿里有最新一部擔任監督的作品,但當時並未多加留意;因此,我錯過了這部作品於大螢幕上映的檔期,現在回想起仍是十分懊悔。

前陣子和朋友聊天時他提到他正在看的電影,正好就是這部《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綴吧(さよならの朝に約束の花をかざろう)》而最近常用來看新番動畫的網站有了此部電影,於是我沒能忍住好奇心便衝動地點下去了。

因此,在沒有事先看過任何預告或宣傳圖的情況下,我帶著「是岡媽的監督作品耶」如此單純天真的動機觀看,然後強烈地胃痛。我萬萬沒有想到到岡田監督出品的動畫的胃痛程度,如此強烈而深刻,果不其然同監督的《來自風平浪靜的明日》也同樣是令人讚嘆的胃痛作品。

 

■ 相遇和別離:歲月就是一種孤獨

故事描述傳說中擁有長生不老的壽命及過了 15 歲後容貌就停止改變的一族:「伊爾夫」。他們居住在遠離人群的地方過著和平的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將每天的記憶織入名為「昔日織(又叫希比歐,日々織)」的布中。女主角瑪琪亞自幼便無雙親,雖然和大家在一起生活,卻仍然覺得孤單。

伊爾夫的長老曾對她說「如果到外面的世界,絕對不能愛上任何人,一旦愛上了,才會變成真正的孤身一人。」因為伊爾夫種族長壽的原因,導致他們常被人稱為「離別的一族」,送走人世間的別離,迎接下一次的相遇。

打破平靜生活的貪婪的國家梅薩蒂為了壯大國家勢力開始覬覦伊爾夫長生不老的壽命,他們駕著傳說中的飛獸雷納特在某夜襲擊了伊爾夫人的據點,並抓走了女主角的朋友蕾莉亞,而女主角瑪琪亞也意外被患上「赤眼病」而失控的雷納托帶到陌生的地方;

從小在沒有父母的環境下生長、孤身一人的瑪琪亞,恰好在一個廢棄的村落遇見了幸運從盜賊襲擊下生還的男嬰。瑪琪亞將這名男嬰視為她的「昔日織」,決定撫養這名男嬰長大,開啟了她在伊爾夫外的生活。在好心的農莊收留下,她將嬰兒取名為艾利爾,並開始在新的環境學習如何當一位「媽媽」。

隨著艾利爾一天一天成長茁壯,身為伊歐夫種族的瑪琪亞和他的外貌年齡差異越來越小,甚至被旁人懷疑是假藉母子關係私奔的情侶。在艾利爾的心中,瑪琪亞的角色變得漸趨模糊;面對依然待他如嬰孩般的瑪琪亞,艾利爾的不安與困惑開始慢慢累積。

這讓艾利爾瞭解他無法保護瑪琪亞,也無法實現小時候曾許下的承諾。艾利爾決定瞞著瑪琪亞離家從軍,然而知曉此事卻無法出手阻止的瑪琪亞此時卻被嘗試奪回蕾莉亞的克林姆等人帶走。

過了好幾年,梅薩蒂的國勢漸漸衰微,以克林姆為首的各國紛紛向梅薩蒂突襲。即將成為爸爸的艾利爾被召回作戰,卻意外在戰場上碰見瑪琪亞,梅薩蒂戰敗後,艾利爾終於向瑪琪亞說出心中的感謝之情並試圖挽回她,然而最後瑪琪亞還是離去,與蕾莉亞乘著最後一頭雷納托回到伊爾夫。

又經過了數寒暑春秋,瑪琪亞回到早已人事已非的艾利爾農村。此時已年老的艾利爾躺在床上,聽見瑪琪亞的呼喚,睜開了眼說了句「妳回來啦」便闔上了雙眼。瑪琪亞親了艾利爾的額頭與他道別,並將撿到嬰孩的艾利爾時,包著他的那塊布重新蓋在他身上。

走出農村時,瑪琪亞終於忍不住淚水,腦中滿滿都是他與艾利爾從小到大的回憶,包括她曾答應過艾利爾再也不哭的夜晚,最後瑪琪亞搭上伊爾夫浪人的馬車繼續踏上旅途。

 昔日織中紡編、交織歲月與青春的人們

昔日織的日文念法為「日々織(hibio)」,可以理解成日々を織る,正如伊爾夫人民每天所做的一樣,把回憶與歲月紀錄在昔日織,即是生命裡。瑪琪亞第一次見到獨自一人的嬰兒艾利爾時,可能是在這小小的孩子身上看見了自己孤身一人的倒影,

瑪琪亞曾對當時也在場的伊爾夫浪人說「他是我的昔日織」,將男孩寫進自己的昔日織,不顧長老曾對她說過的告誡,正因為遇見了同為失去母親、同為孤身一人的艾利爾。她將艾利爾用被雷納托帶走時纏在身上燒焦的昔日織包裹住,和最後離別時瑪琪亞蓋在艾利爾身上的昔日織相同,

或許代表著一個昔日織,是人與人的相遇、開始與不可避免的結束。然而其實對瑪琪亞來說,即使艾利爾隨著時光流逝而逝去,在她的心中仍然保存著那份感動,繼續伴著瑪琪亞編織下去。

傳說中的飛獸雷納托本應該是要自由飛翔在天空中的,然而因人類的貪婪而被囚禁於陸地,這和被梅薩蒂擄走、被強迫生下孩子的蕾莉亞一樣,原本自由奔放的她成了別國的道具。蕾莉亞曾對雷納托說過:「膽小鬼,所以你們都會死去」,擁有翅膀的雷納托要掙脫人類設下的鐵鍊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但他們卻放棄了抵抗;

另外,劇中雖然完全沒有解釋雷納托患上的「赤眼病」為何,以及患病原因,但我認為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放棄了追求自由而產生的一種自我毀滅的機制。結尾時僅存的一頭雷納特脫離長期囚禁自己的牢籠,載著瑪琪亞及蕾莉亞飛回伊爾夫,這也隨著梅薩蒂的戰敗,宣告了牠的自由。

而蕾莉亞可說是瑪琪亞的對照組,她同樣被迫離開了故鄉,來到了異地;但和瑪琪亞不同的是,和她口中的孩子艾利爾朝日相處,親暱程度甚至比蕾莉亞所親生的女兒還要來得多,不如說蕾莉亞根本連見她親生骨肉一面都不被允許。

對心心念念女兒的蕾莉亞來說,在伊爾夫時相戀的對象克林姆在她心中的地位也早已不復存在。在不確定伊爾夫同伴是否安好、又獨自被囚禁在皇宮的蕾莉亞,唯一和她有聯繫的,只有她懷胎十月產下的女兒。

在最後瑪琪亞帶著蕾莉亞離開梅薩蒂時,蕾莉亞對女兒喊著「把我的事情忘掉吧!我也會忘記的,這裡所有的一切!」雖然她嘴上是如此說道,但她的女兒早已被編入蕾莉亞的昔日織,縱橫交錯的絲線無法輕易分離。

而克林姆身為瑪琪亞及蕾莉亞的青梅竹馬,和蕾莉亞間有朋友以上,近乎戀人的關係。然而梅薩蒂入侵的那天夜晚對方的騎士團長不但帶走了蕾莉亞,也帶走了蕾莉亞對克林姆的曖昧感情。

克林姆曾三度設法拯救蕾莉亞,第二次克林姆與其他族人曾經成功闖入蕾莉亞的臥室;然而,就在離成功不遠時被騎士團長等人阻止了,除了克林姆以外其他人幾乎被殺,甚至連蕾莉亞也認為克林姆已經死去。

在故事中可以看出梅薩蒂的騎士團長對蕾莉亞抱有愛戀與愧疚之情,透過分鏡的特寫騎士團長的眼神變化,團長自己也十分明白這份感情是不會有結果的,於是選擇被動地將她留在身邊多一天是一天。克林姆的第三次救援行動,便是鄰國們與梅薩蒂開戰的那一次;當蕾莉亞在她面前展現出一心只思念女兒的神情時,心死的克林姆打算與蕾莉亞同歸於盡時,騎士團長朝克林姆胸口射了一槍阻止了他。

騎士團長每次的阻撓都像在暗示克林姆:「你們已經回不到過往的時光了」。故我認為青梅竹馬三人中,只有克林姆的時間還停留在過去,他無法忍受和艾利爾度過幸福時光的瑪琪亞,也無法接受蕾莉亞對女兒的思念;

他十分遵守伊爾夫長老的告誡:「如果到外面的世界,絕對不能愛上任何人,一旦愛上了,才會變成真正的孤身一人。」克林姆排斥了外界的一切,所以他十分不解瑪琪亞及蕾莉亞的行為,他臨死前曾自語過:「為什麼讓時間開始流動…」

最後,關於「伊爾夫人」這個長壽種族的存在意義:道別完年老逝去的艾利爾,回程時曾幫助過瑪琪亞的伊爾夫浪人對哭紅眼眶的她說「長老如果看到妳的樣子應該會很開心吧」。或許這代表著瑪琪亞心靈的成長,與這個外界的人們有了聯繫並愛上了他們,即使他們的生命會比瑪琪亞早一步迎來終結,卻能在離別之後,繼續編織著心中所愛之人的昔日織

艾利爾的昔日織並沒有斷,而是繼續在瑪琪亞的心中編織著,伊爾夫人之所以被稱為離別的一族,不僅是因為他們最常迎接相遇和別離,而是因為他們能透過一次次與人的相遇,記錄著他們的昔日織,編織出整個世界。

伊爾夫人一旦跨入世界,與人相遇、相知、相愛,那其中最大的課題就是學會如何「愛」,一旦學會了,便實現了他們價值的一部份;而後再將其實踐,我想那便是他們長壽的意義。

 在道別的早晨

這是我目前為止看過最催淚的動畫電影,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部故事主要觸及了大眾幾乎都能感同身受的親情題材。在故事中我們能很直接且深刻地感受到瑪琪亞對艾利爾的愛與付出,並直接連結到自己的親身體會;

觀看他們的互動,就像在回顧自己年幼時一樣。看著艾利爾,想起孩提時期的我們是如此的天真純潔;一直陪伴著農場一家人的狗年老而死時,我的情緒就已經有些難過,而在年幼艾利爾抬起頭,用天真的聲音問收留瑪琪亞的農場女主人「大家都會死嗎?」

那一刻我的情緒隨著我和家人的回憶及電影中有所意識而淚奔的瑪琪亞一同漸漸崩解。只能說看著年幼的艾利爾本以為能夠讓自己變的天真些,但當現實狠狠打在臉上時,我就立刻被打回成一介大學生,現實真是殘酷。

結尾總是最催淚的,當瑪琪亞送完艾利爾最後一程,在鄉間小路上走著時,我以為故事就要結束時,岡田監督竟然讓瑪琪亞說了一句:「對不起…媽媽…要打破約定了…」語畢,瑪琪亞開始大哭,然後我也跟著大哭。天下父母心,就算瑪琪亞曾和年幼艾利爾承諾過「媽媽是不會哭的」,如今孩子走了,哭也無妨吧…。

雖然分析克林姆這個角色時給了他守舊的那種感覺,但我覺得還是要幫他抱不平。克林姆可是辛辛苦苦等了蕾莉亞三年,結果好不容易終於見到面,還直接被對方拒絕。蕾莉亞在克林姆第二次救援行動時認為他已被殺,那為何重逢時沒有那種激動的喜悅之情呢?一比起見不到面的女兒,不是應該先和同伴結伴再一起去找效率比較高嗎,如此一來克林姆也能不必死了吧,這算是我認為最可惜的一點。

作為岡田第一次擔任監督的電影,我認為非常值得一看。雖然在這個時空背景完全架空、有點科幻的情況下,世界觀的建構都還有些不足;例如岡田監督在電影中對於赤眼病的發病原因沒有特別的解釋,以及伊爾夫人為何選擇以織布記錄生命,一切全靠觀眾怎麼去理解(或是置之不理)

不過礙於電影長度限制,加上設定上是科幻背景,所以我第一次看時也不太深究在意,畢竟主題不在幻想設定;另外電影在時空轉換上也是非常迅速,沒有任何時間轉場提示,主要以男主角的成長為主要時空背景,雖然有時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但事後想想這也許能由艾利爾從黏人小孩變成青春期少年甚至到即將為人父的變化來突顯瑪琪亞作為艾利爾的母親的自始至終、始終如一—-不變的不僅是外貌,更是對艾利爾付出的愛。

除了岡田作為此動畫電影最大的宣傳,表現亮眼的還有擔任美術的東地和生さん,因為我對《來自風平浪靜的明日》非常印象深刻,所以當時也有追蹤東地的推特,當時就可以感受到他強大的美術能力。而這次的作品中,更對於東的光線的捕捉與詮釋印象深刻;

在一開始失控的雷納托全身纏滿昔日織帶走瑪琪亞、向著陽光處飛去時,一絲絲白光透過昔日織為雷納托描上了輪廓,絲線也隨著飛盪,柔和的絲線及光芒修飾了雷納托那頗具力量的身影,使畫面達到平衡。

另外瑪琪亞撿到艾利爾時,將他抱出棚子外,此時夕陽斜射在他們身上,灑出的光線映照著林子,彷彿暗示著瑪琪亞會成為一位好媽媽。能在去年看到這部如此優秀的作品,我深感幸運!期待看見岡田更多更美好的高水準作品!


 

本文是我們於清華大學學程課程討論作業的成果之一。透過作品的觀看與問題的提出加以解釋與觀察,提供學生作為觀看者與評論者的一種練習與嘗試,也與我們推廣的「輕學術」有相連結之處。我們希望透過這種方式,得以有機會以較長篇幅的方式來討論與寫作,進而獲得練習的機會。

本文作者|外文系劉蕙榛
編輯| U-ACG 編輯

Share:

More Posts

Send Us A Message